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骰

待到烟花落尽后,相思红豆嵌骨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花猎葬  

2009-04-14 12:28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同人修改中。先放这篇同名的。有投到豆瓣那去参加征文。

总之很有爱。

 

 

小引:

玉笛萧萧缠锦袖。

赤弦萦萦绕香帘,

烛泪潺潺烛光灭,

洛水怜怜夜未绝。

皎兰泛泛映皎月,

红花猎猎葬红尘。

 

 

洛阳四月逢春,月色微落,亦暖风绵绵。

嵇绍孤影秉烛,白烟袅袅。七弦琴,《广陵散》化作绕指柔。

院落牡丹傲然,烈滥红花被夜风抓起,悬于半空,点滴消磨着生命。孤傲的红花不挣扎,却猎猎于风中,生命最灿烂的时刻!却又何妨?猎猎红花,只能葬于红尘。

曾几何时,他与阮瞻逆风共立,衣袂狂叫于风中。阮瞻红衣猎猎似红花,延祖白袍泛泛若皎兰。如今只剩嵇绍孤人怜影,抑郁于敬义里。

那浪荡不羁的游侠,不甘平静跑了出去,回来时又将是怎样的轰轰烈烈!

 

我是怎样被这家伙缠上的?嵇绍曾想过,但依然无解。嵇绍的沉静悠然,阮瞻的喧闹不羁,无论从何处看,他们彼此都恍若镜中人,反照相映。

他并不是没想过要逃,但如何能逃?阮瞻是逐鹿的雄狮!广阔的草原踏于脚下,他的足迹遍布整个洛阳,不论是暗角死巷还是下渠水道,总有他的足迹!于是也就不逃了,这费心的事,远不如跟阮瞻掐架来得有趣。

阮瞻是他的灾难。从嵇康和阮咸那时起,阮瞻就一直在给他制造麻烦,一刻不消停。他陪他一起能人所不能:跟阮瞻一起招惹上危险的美人,秃发树机能、美女蛇、吃书的女侍、绿珠、魏华存,甚至他的母亲长乐亭主!跟阮瞻一起做遍蠢事,抓癞蛤蟆、在下水道游泳、在食人魔的潮水里散步、与发疯的牛赛跑、为虚无的宝藏拼命!简直精疲力竭!但阮瞻这闹事鬼,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,不知疲倦地带给他一个又一个更大的麻烦。

但他们好像是朋友了。竹林七贤的没落后代,毫不相似的同类,不妄想继承父辈的名望,想用双手造就奇谈!于是嵇绍就勉强地跟阮瞻成为同伴了。一件件令他自嘲的蠢事,却似乎又是他们值得骄傲的伟绩。蠢得嚣张,蠢得狂乱。他们是洛阳城中愚蠢剧目的喧嚣主角!

他们的牵绊好像已经很长,长到嵇康的古琴转悲泣为清鸣,阮瞻的玉切刀化锐利为锈蚀。这一声声的嬉笑怒骂中,这一次次的掐架互骂中,他们已沦为同类!不是嵇绍低俗了,也不是阮瞻高尚了,只是时光,将他们磨洗销蚀同化了。

洛水泠泠,托起嵇绍的孤高,阮瞻的任性,却始终托不起他们沉重的层层羁绊。嵇康和阮咸的竹林艳遇,恍若诅咒一般,绑住了嵇绍与阮瞻,绑住了他们的血脉!

 

烛泪潺潺,烛光曳曳于风中。意外碰着火心的落花,哎呀叫疼逃跑,却不料慌张坠入草丛,迷失方向。

阮瞻那家伙是死了吗?嵇绍如是想。但不久便否定了。那家伙的草根性,即使被狠狠踩扁一万次,还是会恬不知耻地站起来,然后再被踩扁,再站起来。野草般的游侠儿?

 

驯马的喘息碰碎长夜的寂静,鞺鞺鞳鞳于风中,纠扯的嘶吼划破长空!

呵,游侠儿回来了,带着麻烦回来了。

 

长夜将尽,洛水怜怜,怎留得皎兰泛泛,红花猎猎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