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骰

待到烟花落尽后,相思红豆嵌骨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道尽染红尘外  

2009-05-05 12:35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——六道骸

 

近期一直忙着《茜》的连载和同人文,偶然翻看到BLOG的日志目录,发现已经很久没写漫评(如果算得上是的话……)了。无论如何这总算是我最初的想法,直接写出对漫画的看法,是比迂回地写同人要爽得多的。不必费心去设想情节,以散文的形式,记录下自己的感受。

总是不能拉下的。不然等到写不出这样的文的时候,会怨念死自己的。

 

 

本想写云雀的,不料提笔却写下六道。是那孤高的浮云太难抓住,太难形容于笔墨,还是今日清晨仿佛火灾般的浓雾,捂住了我的眼,让我跌入幻觉?

他的初登场比云雀迟太久,刚开始以为他只是27这废柴的热血旅程上的垫脚石,路过便忘,却不料中了他的诱惑。逆光坐在废墟中的王,血色的右眼储存着六道轮回的记忆,寒光凛冽的三叉戟,不过是引出幻象的前奏,亦或是他的标志。他越发强烈的存在感,毫不掩饰地倾诉自己的愿望,毫不留情地坦白犬和千种只是道具。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的能力道出,挨下正面的攻击,只为了享受下一刻战斗的愉悦。一切尽不在他眼内,皆因他轮回六道,早已看清世态无常,战斗,只为了理想。

微微上翘的嘴角,烙印在了脑海里,似微笑,亦似嘲讽。

强大的王,即使是铁壁的水牢也无法困住他。打扮相似的少女只是实体化的媒介,犬和千种为了骸大人默默忍耐。再次抬起头,亦是血红映衬的“六”字,幻觉对幻觉,最终缠绵的红莲宣告:你的败因只有一个,就是与我为敌。

十年,增长的不只岁月,还有他长长的头发。脱下黑曜制服,换上黑色风衣黑色长靴,更为凛冽而摄人。而称为犬和千种的少年,依旧解下了夹子,脱下了帽子,追随身旁。十年了,他的可怕,他的理想,依旧是无助少年的唯一信仰。

密鲁菲奥雷一战,没有过程,只有头尾,王败在白兰手下。库洛姆的内脏骤然空虚,记忆的齿轮内再也找不到骸。从此王被认为战败,被认为消失,被认为死掉。

但强大如他怎么会死。沉寂许久,与白兰纠缠不停,入江正一突然洗白,带来的除了那句“我是你们那边的”之外,还有王还活着的消息。

真正的王,是不会死的。即使坠入地狱,也能从轮回的尽头,回来看望大家。

在幻觉中潜伏着有幻觉,从有幻觉中萌发了幻觉。在真实中包含着的谎言,在谎言中潜藏着的真实。这是雾。

堕落吧,然后轮回。让血红染尽六道,染尽红尘之外!

“我回来了,从轮回的尽头。”

王,欢迎回来,从轮回的尽头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