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骰

待到烟花落尽后,相思红豆嵌骨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花溅落  

2009-06-24 12:44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鸳鸳庭院版……其实这次分了几段时间几次场景,跨度比上一篇要大。在空间上的错乱更能透出鸳鸳的心绪?

而且让喧闹的灵异众们做了个不好的示范,夜夜笙歌……为了突出我鸳鸳美人的从一而终嘛~好啦好啦~重点是飞花……后面首次写了译文,会看得透彻点……

细日连华,空云薄若揭。

冰皮始解,波色清凌凌。雨落霜接,莫道消魂也。

染柳烟浓,无心消花花亦解。

 

宝楼不却,一片笙萧,问繁华谁解,何向东风借?

檀樱倚扇,香尘暗陌,何消相思冶。

一众繁华芙面,夜夜笙歌,日上帘钩亦未解。

空余觥筹错满案,腻水染花腥,尽撒黄金。

 

断烟离绪,临溪撩青绿,浮萍绽开几缕。

胡琴锦缎不忍解,纤手香凝卷红艳。

鱼磕手,刺痛染尖,白玉凝红敛。

却也伤神,何谓酥雨向消凝?鸳鸳盈盈。

尝忆歌边惹恨,烛底萦香,时则柳锁鸳魂,花翻茜梦。

 

缺月孤楼,夜冷透长庭,院落初氤氲。

露渍春衫凉,捻金雪柳,绀丝索索,铜心花玲珑,线解线落。

绮院半夜凉初透,撩烟抚香,泠泠袅袅。

满湖碎月摇花,怎消得淡彩穿花愁凝黛,花空烟水流。

血花成红,露染花尖,遂阖玲珑眼,何忍惊若见?

 

何时再作凉州曲?忆起那日红莲。

纤手抹落小帘钩,莫撩香纠帘。

冷欺花,红欲灭,愁人怕见飞花,怕听啼鹃。

 

解析:

初春细亮的日光连绵出光华,浅色的薄云色彩溶天,像要揭起。河岸的薄冰刚刚溶解,水色清凌凌。细雨落下有微霜接住,何不能说这景色让人消魂?柳叶在雾霭的笼罩下朦胧如染,无心让花凋零,花却被树梢落下的冷霜打落。

华丽的楼阁一片笙萧响昼夜,问此般繁华有谁能解,难道要向偏东厅堂那位伊人借答解?浅红的樱唇倚着歌扇,呼吸间有脂粉香味缭绕,这样的美人也无法解开那冶炼已久的相思。灵异馆那一群华丽的美人,夜夜笙歌,到了日上高楼亦未停歇。只留得满桌杂乱的酒杯酒筹,清澈的溪水被美人靧面后,岸边的花也染上了脂粉的腥味,这些都让他们撒尽了怀里的黄金。

断续的晨烟扰乱心绪,倚在岸边撩弄那青绿的湖水,水面的浮萍绽开几道撑艇而来的路。不忍解开包裹的胡琴的锦缎,想当初是那人的纤纤玉手为它绑上红花结。被池鱼掠过的鱼鳞划到手,指尖刺痛,白玉似的指尖染上了红痕。但却感觉不到痛楚,只在伤神着“酥雨向消凝”的诗句,鸳鸳沉思着那人盈盈的红眼。还记得你曾为我动情歌唱,牵惹出多少别恨离肠,花烛下馨香萦绕,我们共倚庭廊。而现在呢?柳丝万缕锁住了鸳鸳的神魂,残花片片扰乱了茜的春梦。

夜晚,不满的月亮伴着孤独的琼楼,微冷的夜风透过长庭,院落的空气有些氤氲。夜露沾染得薄薄的春衫有些微凉,绀色的发丝一索索,嵌插着金线捻丝所制的雪柳,花心的铜铃铛,手腕的红线又系又解。绮丽的庭院半夜凉得有点透骨,点着香炉,撩弄馥郁的青烟,袅袅地升起。月光清澈,微风涟漪,似将月影摇碎,又似繁花荡漾迷离,怎消得淡淡的月华穿过花的缝隙,愁锁黛眉?且像眼前风卷花谢,烟气空流。血色的红花染上了露珠,然后合上玲珑的眉眼,不忍见这当时旧景。

何时再用他那琵琶奏起凉州曲调,就此记起那日在“红莲飘香”的经历。纤细的玉手将珠帘轻轻放下帘钩,不要去撩弄那被芳香纠缠的帘。冷风欺花,娇红摇摇欲坠,如此惆怅的伊人怕见帘外那翻飞的红花,怕听那夜凉凄冷孤鹃的啼叫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