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骰

待到烟花落尽后,相思红豆嵌骨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塔(给某澈的脚本)  

2009-07-04 12:48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给某澈的脚本。这次的主题居然是长发公主……不过是完全不同的角度与情节,完全的幻想……

类似这样的文,像放在自分那边的Alifa那篇也是,虽然取材没什么特别,但这是我自身在读后对他们的全新理解。我希望可以赋予他们一个全新的形象。

 

 

 

(一)

滴,滴,红色液体微弱的惨叫,在阴暗的巷角。

脏污发垢的墙体,长期的潮湿与不见天日,苔藓蔓延。暗红的液体沿墙根滑下,红绿相间。

 

(二)

-谢谢你,我美丽的少女。

白衬衫,黑斗篷。斗篷宽大的帽子画出阴影遮住了上半张脸,从下巴看去有点苍白。

红唇,微卷的金色刘海泻出帽檐。

 

(三)

带点婴儿肥的小手,小小的体温庇护着一只透光的玻璃瓶。

骨碌骨碌地滚,那是什么?

黑鞋子带动衣摆,月光从暗巷狭窄的缝隙洒下。

看到了。那美丽的绿色,是眼珠。

 

(四)

咔哒,咔哒,黑鞋子的鞋跟有钉子吗?那清亮的声音,好响好响,回声好长好长。

轻踏上回旋的楼梯,走了不知多久,终于到达尽头。

 

(五)

石砌的密闭空间,没有窗户。闷热,甚至连氧气都显得稀薄。

这里是?……对,高塔的顶端。

这座如此高的塔,囚禁过谁吗?那哀伤的气息,直逼泪腺。

 

(六)

喀哒。小手把玻璃瓶轻放在墙上突兀的置物处,刷,刷的不知拧了多少圈。

踮脚,从更上一层取下一个瓶子。

红色,蓝色,金色,黑色,绿色……色彩混杂刺痛人眼,全是闪着光的美丽眼珠。

 

(七)

啪嗒,就这么把那新来的绿眼珠倒进去了。

再踮脚把瓶子放回原处。那个地方,同样的瓶子,已经装满了六瓶。

 

(八)

呼。红艳的嘴唇轻呼一口气,抬手把斗篷宽大的帽子摘下。

苍白的脸,略显圆的下巴,淡金色的卷发,到脖子。

孤清的气息就像圣婴。

 

(九)

但是,那双眼睛。

是浅灰色的。不是美丽的金色,也不是美丽的蓝色。是浅到快褪色的灰色。

远看,就像没有眼珠。

 

(十)

脱下曳地的黑斗篷,被包裹住的身躯原来如此之小。

荷叶滚边的白衬衫,金扣子,袖口很松很长。

短裤,以及绣着花纹的黑色丝袜。黑色短靴子的鞋带很长很长。

 

(十一)

-还有三对。还差三对眼,就装满七个瓶子了。

瘦小的身躯仰望墙上置放的七个瓶子,六个已满一个未满。

那绚烂的颜色。

 

(十二)

沉默的双眼皮。略显僵硬的描线。

 

(十三)

    苍白的小手拉开床头的置物柜,拿出一个长方形的扁东西。用暗红色丝绸包着,左上叫有朵金色纱花。

小手把红色丝绸剥下,里面是金色的缎布,再剥下,是蓝色的天鹅绒布,再然后是绿色棉布,黑色纱布,最后是紫色的雪纺布。

 

(十四)

最后一块布料落地后,是画像。

油画的画像。美丽的人儿,曳地的金色长发,蕾丝裙,蝴蝶结。粉红色的嘴唇,紫色的眼睛。

很漂亮的眼睛。

 

(十五)

-Ropunzel,你那紫色的眼睛,到底要怎么做才好?

-Ropunzel,再凑齐三对眼睛,你就能重新拥有那双美丽的紫色眼瞳了。

 

(十六)

长长的旋转楼梯上,脚步声又响了三次。

壁灯的灯油快燃尽了。

最后放入瓶子里的第七十七对眼,刚好填满第七个玻璃瓶子。

是染血的红色。

 

(十七)

红色的嘴唇翘了翘,意味不明的笑。

苍白的小手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封尘的木盒子,打开,在绒布上置放着闪寒光的金属碎件。

咔,咔,熟练的,一点点拼凑好。

 

(十八)

咔啦地开膛,装上七发子弹。

没错,是枪。乌金色的枪。

 

(十九)

啪啪地拍了两下弹匣,浅灰色的眼睛闪着凛冽的光。

是破坏的光?抑或是贪婪?

 

(二十)

目标如此地近,根本没有瞄准的需要。

更何况那柄枪,根本没有准星。每一发,都必须准确地直击要害。

 

(二十)

白嫩的指尖轻扣,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砰!

枪口硝烟缭绕,每打一枪,就是清脆的破裂声。

血花迸溅,那红色,蓝色,金色,黑色,绿色……早已给弹壳的高温灼烧得不见了颜色。

 

(二十一)

苍白的指尖兴奋得有点颤抖,跪倒在地,将那些令人发呕的残骸,一点点塞进嘴里。

 

(二十二)

越吞噬越兴奋,越吞噬越美丽。

那浅灰色的眼珠,一点点染上颜色。

是紫色,像那幅画中那双眼眸一样美丽的紫色,闪耀。

 

(二十三)

-哈哈哈哈哈……

狂笑,染血的嘴角咧开至极致。

贪婪得逞的笑容。

 

(二十四)

-Ropunzel,你美丽的紫色眼睛,终于回来了!

拿着镜子的手忍不住颤抖,小手抚摸着这美丽的瞳色,眼角,睫毛,染上了鲜血。

 

(二十五)

-感谢你们,我美丽的少女。

-你们的色彩,已经还给我了。

 

(二十六)

画像中的脸庞与镜面的倒影交叠成像。

Ropunzel,被囚禁在这高塔的长发公主。她疯长的头发让她无法走出这石壁,去看外面灿烂的世界。

 

(二十七)

她与妖精做了交易。

用她美丽的瞳色,换取一头正常的头发。

 

(二十八)

外面的世界何其美丽。外面的世界何其肮脏。

所以她后悔了。她想回到这座高塔里。

即使做梦,也好。

 

(二十九)

-我美丽的少女啊。

红唇微颤,像在宣读绞死罪人的宣言。

-你们那灿烂的瞳色,全是由我这里汲取的。是我给予了你们眼眸里的美丽。

-但现在,我要收回它了。

她常在挖下她们眼珠之前这样说。

 

(三十)

紫色的眼珠回来了,疯长的头发也回来了。

到脖子的金色卷发长啊长,又回到地下了。

 

(三十一)

从衣柜翻出放置已久的用三个裙撑撑起的繁重衣裙。

细细编织每一根发丝,轻刷每一根睫毛,胭脂以及唇膏。

 

(三十二)

美丽的公主Ropunzel,在这座高塔里,又继续做着她被打断的梦了。

外面的世界很美丽。外面的世界很干净。

 

(三十三)

呼啦呼啦,黑翅膀的魔女飞过来。

-我美丽的公主Ropunzel,要到更远的地方看一下吗?那里很美丽。那里很干净。只需用你美丽的瞳色,作为交换。

……

 

《塔》完

 

插在这里,我依旧不喜欢坐自己的沙发。

小记:

又是刚好三十三小节,我天才……

有点曲折的故事,一开始以为只是纯粹的小孩,其实是眼睛褪色的长发公主Ropunzel。其实一开始只想写个单纯的角色,只是写到第三节就突然想到了这个角色很像Ropunzel,然后后面的故事就跟着发展了。是我在无意中为Ropunzel写的?^-^

在挖下眼珠之后说谢谢,这是Ropunzel的本色。明明是她的色彩,但善良的Ropunzel仍旧会带着抱歉取回。没有无条件的杀戮,总要用一些歉意作为代价。

跟上次的Alifa不同,杀戮并不为了什么,只为了自己。为了维护自己美丽而微小的梦。

习惯了在高塔上的囚禁生活,突然间到外面以为很美丽的世界去,又怎能生存下去。

梦与现实是有差距的,我只能这样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