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骰

待到烟花落尽后,相思红豆嵌骨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0-05-01 13:53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{温婉结落晓风开}

 

    -我在等那株玫瑰花开……

    那个温婉素洁的女子把青丝轻轻一拢,便又顾花去了。

 

    麓是个极温柔的女子,英气的眉眼却长落一副绵软的性子,我总觉得她是错了位的。

    她在绣坊的后院栽遍了玫瑰,香屑满庭映眼白。

    但满庭香艳却独缺一株凌傲不开。

    我曾劝她除了这违和的家伙,但她只淡然一笑:

    -待到晓风暖,自会红瓣花开。

 

    结论是,中国女子总像一线清流那般不可捉摸?

    满庭的白,又怎会兀自长出红玫瑰来?

 

 

{夜阑堪薄煮酒凉}

 

    我曾走遍了整间房子,也没能找到一条能垂腿而坐的走廊。然后才意识到这种方型建筑跟和式木屋不尽相仿。

    雕梁画柱下,只能于无眠之夜寂寂坐于清冷亭廊。

    -夜里北风带寒,小心又着凉。

    麓怀里拥一件毳衣,捧一盘子酒具搁在桌上坐下。

    -这会儿的夜风寒凉的厉害,煮酒来驱下倒是不坏的,免得又染了风寒。

    她一手把毳衣递给我,一边点着炉子开始温酒。

    我看着瓷碟上的一伏白瓣,不禁吃笑:

    -你倒是好,我只听过人青梅煮酒,却从没见过有人白玫伴酒的。

麓一映浅笑,把温好的杯子码好。

-青梅煮酒太燥热,恰巧这白玫落了,与其任其化作护花泥,倒不如拿来伴酒的好。

我惟有无奈一笑,执起斟好的酒,虚凉的指尖一阵温热。

……

就在这么对坐着,白玫渐稀,炉酒仍沸。

月亮开始偏斜,就要夜阑,此时的风寒意透骨,稍一缕侵入鼻腔,便牵动了鼻息惹一个喷嚏。

麓垂眼给我添酒,长睫遮眼看不清神情,似是无意的呢喃。

-你该是个冷血的人,再怎么也暖不到你的心血里去,半夜给你拢被,你的手总还是冷的。

北风渐戾,这女子竟温柔到这般境地。

 

{斜日窗明闲素谈}

-西斜了,你不去顾花么?

-今天的绣工结得早,早顾罢了。

-你总是这么温柔,于我也罢,于花也罢。

-别妄下定论,所谓的温柔并不是绝对的,只不过我怒时,你没见过罢了。

-我倒是想观瞻下你的怒颜。

-别调侃我,也罢,这该是正常的。

……

 

{错拂戾风摧花残}

晓春还待时,本以为终将盼得那傲花开,却不料遭了台风过境。

满地倒伏的花尸惨白一片,麓无言,默默清理着残骸,看不出是何种神情。我想,这该是她深沉的哀伤。

满庭香株,没被连根卷起的不过十数株,包括那孤傲的一株。

麓依旧这么把花顾着,也不栽新的下去,只是将残屑堆在得以保全的花株根部,任其融在泥里,似是一个冗长的葬礼。

那阵子麓似乎有点寡言了,带点殡葬者的肃穆。

 

直至春气渐暖,那傲然的枝尖竟冒出了几点纤蕾,青绿而瘦小。麓却解脱般的粲然一笑,更耐心地待着。

于是我也这么待着。

 

{红屑香沁终无言}

春气渐暖,我开始收拾东西。

而一朝晓风,终将那红株吹开了。

那傲然的红玫瑰独绽枝头,终于艳遍群芳了。

群芳哪儿去了?晓风吹作香尘了。

 

麓婉然一笑,却又带点淡伤,接过我的包裹引我至门前。

-你终究还是要去了。

看着她肩上的半片红屑,我淡然:

-有没有听说过“花开伴人去”?你的红玫开了,我也该去了。

麓轻一挑眉:

-那下次便是“落花时节又逢君”?

我吃笑,摇头。

-不会了。

麓温浅一笑,拢拢我的发,颔眼示意我去罢。

 

陌路无言,鼻尖却始终缭绕着一抹鲜红的香沁。

 

-END

 

 

MEMO

RU爸为原型的女子(抱歉把RU爸写成了女的……知道内情的人估计就知道我为毛这样做……),写罢心头竟有点哽咽般的忧伤。

跟上次淡漠如水的荭不一样,这次的麓过于温柔,竟将伤感郁塞在心头,或许那只是对她的心疼。

RU爸并没有那么文艺,但却也是个温柔到了极点的人。不经意似的关心别人似乎已经成了习惯性动作,令人有种沉溺的幸福感。

玫瑰,着凉,怒,这些都是在与RU爸相处过程中一些不经意的触动。或许他本身没有发觉,但我却是真实地被触动了。

 

仅以此文,献给我心中全世界最温柔的RU爸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