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骰

待到烟花落尽后,相思红豆嵌骨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漓光  

2010-08-24 15:03:27|  分类: 漓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RU子老爸我来更文=V=嘛,本来不想虐了因为现在在码的另一篇《今夕何惜》已经越来越虐了……但是老爸一句“嘿嘿我喜欢!我要虐的!”……好吧,父皇你要虐的儿臣又怎能不给~=V=

其实漓光这个题目之前是想给百里沧诺写文用的,但是老爸不给力所以我也就坑了= =这次拿来用的不止题目还有墨夷这个名字~

小攻叫露沂(yí),老爸你明白的=V=虽然这个名字很受但他确实是攻,冷血攻。就是以RU同学为原型的啦~撒花~※\(^0^)/※

先来一小段,因为最近好像太勤了,一点都不像我= =(PIA!)

胡乱掐的背景,就不要追究历史事实,因为根本无事实= =

 

上文:

 

临河濯长缨,念子怅悠悠。东西安所之,徘徊以旁皇。

 

临郗王府。

露沂斜倚在檀木长椅上,左手搭在扶手上,头置于手臂,浅眯着眼歇息。淡薄的日光透过窗棱撒在他的侧脸,划出流畅的线条。露沂长得很漂亮。黛眉入鬓,目如星子,高鼻薄唇,还有那本身便溢出的风雅之气。

但他却不流于女气,源于他与生俱来的傲气。没有人的气势能及得上露沂那般,不压自迫。

“进来。”

喑迷的声线响起,门外玺匡还未来得及敲门的手尴尬地不知要不要放下。

随时保持警惕,浅眠既止,半点声音都逃不过敏锐的五感,就如……

卧龙假寐。

 

玺匡退门进来,跪下行礼。

“说。”不浓不淡的语气,镇定自若。

玺匡抱拳应了,道:“爷,刚才宫里谴了人过来,说是皇上想见爷。”

他不准手下叫他王爷,说是全天下都是他的,这种封号哪配得上他,但唤老爷太老,唤少爷太嫩,也就直接唤了爷。

墨夷曾笑说怎么像了个恶人似的。露沂说难不成你觉得我是好人了。

而此时椅上的人也不睁眼,只是挑了挑眉:“哦?~莫是老爷子快挂了,召我去交代身后事吧。”

玺匡不语。他对这主子从来都是抱着敬畏之心的,虽说随他这么多年,战场宫内大大小小的事尽数交给自己去处理,但他对自己父亲尚且这般,又怎会在意一个区区为他卖命之人。

 

普天之下,临郗王露沂身旁一步之内,除了墨夷,无人可近。

 

寝宫内阁。

年迈的皇帝卧在塌上,屋子里弥漫着浓郁的药茶味,不用看便知命不久矣。

露沂在床边坐下,也不说话,等着皇帝开口。

见他来了,皇帝才张开口想说,几个咳嗽便逼了上来,呛了一口血才勉强发出声音:“露沂啊……朕时候到了,这江山,就交付你罢……”

露沂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反倒带点讥讽地说:“父皇言重了,这江山是我打下的,本就是我囊中物,又怎说交付呢?”

这江山确是露沂打下的,当年他20岁,起兵篡位,仅用一年便把当朝打得溃不成军,然后再用三年时间四处征伐开疆拓土,这王朝的领地足比原来大了一倍有多。虽然他屈居临郗王,但全天下哪个不知这天下是他的。

皇帝默言,罢了才叹:“不错,若是没有你,朕又怎能当上这个皇帝。朕知道你不过是想让朕过把皇帝瘾,毕竟我也是你父亲……只要你开口,整个朝廷又岂会将朕的话放在眼里……”

“父皇怕是误会了吧,”露沂打断皇帝的话,“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种事,我把皇位让给你,不过是让你替我顶了篡位的罪名,然后我好名正言顺的承了这帝位,从没考虑过父皇什么。”

听罢,皇帝叹一口气,老眼中似有一丝浊泪,接着便把眼睛闭上了。

片刻,铜锣声响遍皇宫。

一敲,宦官高喊:“天赐皇帝驾崩——”

然后又一敲,又一敲……

 

七日后,完了头七之事,露沂昭告天下承过帝位,改国号为懿,史称开元天懿。(哪来的史称,我瞎掰的= =)

 

临郗王府。

登了基,坐了龙椅,还未等仪式完毕,露沂便径自出宫回了王府。

刚进屋便往寝区走去,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对窗剪着花枝,便干脆倚在门框上看着他的动作。

墨夷也长得很漂亮,或许应该说美丽,只是周身没有露沂那种英气,柔柔软软纤眉细目的,骤眼看去愣是会误认为女子,但仔细一看,又没有女子的娇柔做作,干净脱俗得像没有性别的仙人。

普天之下无人不知他们俩的关系,墨夷是露沂唯一的弱点。曾有登徒浪子调笑说墨夷是“天下第一绝色美人”,却也是“天下第一厉害娈童”,此话刚出口不到半天,那人便横尸荒野,头颅被悬于午门示众。从此再无人敢说墨夷半句坏话。

大概过了半柱香时间,墨夷手中的动作停了停,淡然道:“还不过来,一直站在那不累么?”墨夷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,侬软干净,一点也不刻意。

露沂一笑,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来了?我明明敛了气息的。”

墨夷这才转过身来——好一个绝色的人儿,面部精致得像是镌刻出来一般,轮廓略深,蓝瞳深邃得像要把人吸进去一般,更重要的是那周身散发的脱俗之气,就像笼了一层月华那般清丽。与他一比,妲己妹喜亦不过蝼蚁。

厮有美人,一笑倾城,再笑倾国,三笑则倾天下。(……是不是有点过了= =)

墨夷便是这样的美人,或是更甚。

对他这般举动墨夷像是早已习惯,全然不在意:“你的气息是敛了,但却敛不住你身上的味道。你一近,这味道便是花香也掩不住,自是知道你在了。”

露沂捧着他的脸,凝视他的眼睛,说:“别说得我好像含香美人一样,是你鼻子灵。不过……”说着把头靠在墨夷脖颈上,深呼吸了一口,“我身上的味道,也只有你能认出来。”

墨夷不顾他的挑弄,低下眼又开始剪花枝:“你定是从登基大典上中途走掉了吧,真是乱来。”

露沂依旧窝在墨夷颈间嗅着体香,接着张口咬住了墨夷的脖子。

墨夷吃痛地“啊”了一声,却又接着说:“你啊,不能再这么乱来了,如今你已是一国之君,总要为百姓着想……啊!”颈间的力度加重了,墨夷以为露沂只是几天没见在撒娇,接着说:“这天下人不比你……啊~!”

这下上说不出话来了,脖子痛得紧,闻了微微的腥甜味,定是见红了。

露沂探出头来,气急败坏的说:“你还说!天下人于我不过如草芥,我露沂只会为墨夷一人着想!”说罢又低下头去,伸出舌头轻轻舔去墨夷颈间的血迹,像是怕弄疼他,“你别忘了,我说过,宁愿我负天下人,不要天下人负我。但是你例外——”

说到这里,露沂又探出头来正色:“墨夷你听着,你可以负我,但绝不准背叛我。我生平最恨被人背叛,即使是你。所以,如若有一天你真背叛我,我会杀了你,”眼里的颜色深了一层,“然后自杀。当然,我会用天下人的尸体来给我堆砌坟墓。”

墨夷看着他,亮如星子的眸子里看不出什么变化,然后只是闭上眼靠在露沂胸前,静静听他的心跳。

露沂叹一口气,抚上他的发顶。

墨夷,这天底下只有你能待我如此,你可千万莫要背叛我……

……

 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 

记:

说了只放一小段的(抠鼻),嘛,要懂得什么叫浅尝既止。因为不知道何时能完结更不知道会不会坑掉,所以……还是不要一次放太多的好= =

但是一来就果断撒娇啃脖子,RU子(敲!叫老爸!)应该泪奔了吧,哪来的虐攻变别扭攻了啦~

这个没有虐啦,一开头就虐也太不给力了,慢慢虐起来才有味道嘛。

期待吧~

飘走~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