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骰

待到烟花落尽后,相思红豆嵌骨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连载再开】茜色席染——(一)  

2012-07-25 17:30:57|  分类: 茜色席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楔子

    莺满殿,燕满堂,膝下美人何时荒

    万千宠爱集何处?一说那藤家天仙,又说那藤家美骄郎

 

    自天懿元年始,随着当今圣上的登基,有两位美人从密匣中浮出水面,自此声名大噪。

    藤茉怜,又名茜雅,字玑泠,藤家长女,其美貌风姿在皇城一度成就了无数热血男儿的梦想,但因其深居简出,所以那传说中倾城的美貌属实与否,也就无从考证。但单凭那坊间传闻,就足以让多少人踏破藤家门槛。

    然后当年那一场倾城华嫁,碎了多少男儿一生的梦。

    而另一个,则毋庸置疑,且真实得多。

    藤家次子藤茜染,字茜兮。关于这人的姿貌惑人、古怪跋扈,用言语尽不能说,也就不赘述。但众所周知的是,此人以下犯上冒渎朝堂是常有的是,但圣上从不碰他一根汗毛。

 

    “这么说来,这皇上是有分桃断袖之癖?”

    “谁晓得。况且这天子脚下的天子之事,咱谁猜得起?只知皇上对那三千后宫不管不碰,专宠怜妃一人。而那藤二爷却也蒙着圣宠,现又将那灵机处搞得像模像样,另外一些什么事情,就不得而知了……”

    ……

 

 

(一)

    灵机处。

    冬意渐浓,各色植物相继沉眠,耐心等待开春那一场热烈的重生。只有这后院里的梧桐逆时而生,满枝满干的鲜艳似火,何时那谁一高兴,就纷纷扬扬舞在半空,又罗曼一地。

    落叶浓处置了一张白腻的玉床,床上侧卧一具裹在宽大红衣里的苍白躯体,腰间一尾雪白狐裘,半落不掉。面容如羊脂白玉雕出,看来比身下那玉床的成色更为上等,衬得额间那枚朱砂十字更为冶艳。只是眼底含了淡淡的乌青,看了只觉憔悴。

 

    五步之外有人烹茶。

    灵机处第二掌事人慕鸳鸳。

    茶褐色的头发拢在脑后,用玉钗松松的挽起,敛了眉眼,苍蓝色的眼珠子仍旧大而晶亮。也是一个妙人,但温温婉婉的样子,总觉得像女人多过像男人。

    撩了袖子,伸手往铜壶里搁了两片姜,又投了一块烧红的青竹炭,水就滚了起来。抬手一提,一倾,泡开一盏深褐色的茶。又舀了一匙红糖,甜姜味的热气蒸腾而起。

   

    静寂如默戏。

    却有人扰了清净。

 

    连暄在转角处探了探头,然后踏着红叶而来,还没干透的落叶只发出窸窣的声响,却还是打破了宁静。

    慕鸳鸳食指搁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下巴一扬示意连暄在身边坐下,自始至终带着清淡得笑。

    连暄轻手轻脚地坐下,接过慕鸳鸳递来的姜茶灌了一大口,呼出一口热气,然后压低声音问:“这都晌午了,老大还在睡呐?~”

    边说边拂了肩头落的红叶。说实话他实在没办法认同藤茜染的美学,一年四季只要他愿意,就能把任何地方搞得一片红,满溢的颜色明晃晃,矫情又腻味。

    慕鸳鸳往玉床的方向看了看,确定没有打扰到他才开口说:“昨晚折腾了一夜,天亮才回来,这也没睡多久。有什么事都先放着,别吵着他休息了。”

    “那无机处的事我代着推了去?”

    “老规矩。是流氓头子来的话就推一下,其他人直接扔出去也没关系。”异域美人一脸云淡风轻,说出口的话却落差甚大。

    连暄只好“嗯”了一声,打算将杯里的姜茶喝完再出去做事,但嘴唇还没碰到杯子,就被一叶疾风划过手边,一团亮光裹在风里飞往身后,后方传来什么东西被截住的声音,然后听了朗声一句:

    “啧啧啧,这灵机处的待客之道着实欠妥啊!但也没有上门就打的道理吧藤老大~”

    转角处闪出白衣一人,倒是神容俊朗人模狗样,就是一脸调笑的表情很是欠扁。

    而那边的藤茜染已经完全清醒,起身坐在玉床上,怒目圆瞪,浑身散发着戾气。

    “滚。”藤茜染的声音带着久眠后的嘶哑,低沉悦耳。他一向起床气极大,此时被外人的气息扰了睡眠,更是不爽。

    下完逐客令之后,藤茜染兀自起身,背对着另外三个人开始宽衣。一寸红落便显一方雪白,甚是惑人。

    白灵愣了愣,一直以来都对藤茜染的怪癖略有耳闻,但今日一见还是有点惊到。

    在藤茜染脱完最后一方遮羞布之前,慕鸳鸳身形一闪,恰巧挡住了白灵的视线,婉声道:“白门主,我家主子彻夜劳累,此时尚不能议事。若门主不急,就请随连暄回前厅稍候。”

    等他说完,藤茜染早就一丝不挂的往玉池去了。这边白灵被慕鸳鸳这么一说,又被这一着闪得厉害,也就只好由着连暄引回前厅去。临走前在心里暗叹一句:“妖孽!”

 

    慕鸳鸳把衣服拿到玉池边的时候,藤茜染已经泡在水里闭目养神了。

    把衣服放在一边的石几上,慕鸳鸳脱了外衣挽了袖子跪坐在池边,细细碎碎的往池里洒硫磺和姜花。

    藤茜染背靠着池沿,一手抓来,引着慕鸳鸳的手放到自己肩上,对方立刻会意地为他揉捏起来。

    热水的温度使得苍白的皮肤泛起了微红,恰到好处的揉捏让藤茜染舒服得喟叹一声,猛的反手拽住了慕鸳鸳的衣襟,手一拉头一仰就覆了上去。

    唇齿交接,慕鸳鸳温顺柔软得像只猫。舌尖还残留着姜茶的味道,与空气中氤氲的硫磺姜味融合在一起,微微辛辣。

    绵长而温软,不带侵略性。被放开时慕鸳鸳已面容氤氲。

    
    慕鸳鸳默了下,觉着这位主子大不可能是一时兴起,想来也只有一事,于是干脆主动开口:“我下月初走。”
    藤茜染一记眼刀扫过,愤恨他居然承认得这么痛快。
    偏生这货又是别扭的主,凡事爱憋着,开口就道:“那是你的事,与我何干。”
    

    未完待续
    (其实是我累了不想码字了……【节操呢!!!】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