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骰

待到烟花落尽后,相思红豆嵌骨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连载】茜色席染——(二)  

2012-09-14 16:09:27|  分类: 茜色席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慕鸳鸳笑了笑,自然不与他抬杠,神色如常地问:“要给你带些玩物回来么?你想要吃的还是要摆的?”

        这下藤茜染沉不住了,哗啦一下猛的站起身,溅了慕鸳鸳一身的水。于是这位不惧寒冷的爷梗着脖子低吼:“你就硬是要掺和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?归降天朝多年,物庶民丰,我和圣上从不曾对你有过半分约束,对你族人亦是极尽厚待。但如今你仍是挂念着那片茫茫沙漠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茜君可知‘思乡病’这一疾?小的久居天朝,虽是舒坦,但总还是心野了,想回去瞧一瞧。况且这边境有妖灵作乱,也是不得轻视的呀。”说起来则笑得一脸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少跟我扯这有的没的!”藤茜染倒不吃这“茜君”的一套,拂开慕鸳鸳想要给他擦身子的手,“那些小作乱岂须你亲自前往?前几次你倒淡定的很,这次死活从圣上手里讨下这活说来应是作乱地区是你老相好的部落,担心着急着想去查看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慕鸳鸳放下手里的布巾,作势一掩嘴:“茜君怎作此般说话?奴家三年来可是一心一意伺候着,那二心可是从来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藤茜染紧皱了眉头,“哼”了一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 慕鸳鸳看着他一丝不挂的来,又一丝不挂的走,暗叹一声“真是个不怕冷的主”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慕鸳鸳本是境外一个小部落的王子,天懿帝开疆拓土时归降我朝,至今已有三年。其为人性格温婉,未曾见其动怒,自归入藤茜染手下以来对其无所不从。虽说这颇似女子的长相让人甚难信任,但这几年的功绩摆在那里,也就没人再闲言碎语。虽说是这样,但其性子却始终带着那么些倔强,认定的事从不妥协。就好比方才,每次藤茜染逼迫他,他也不恼也不闹,就这么装模作样糊弄过去,最终无论什么事,也都得由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藤茜染每每气得咬牙。

        但事后又不知是谁如此的好哄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此时被扔到前厅喝茶的白灵倒是有时间细细打量这间房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 灵机处前厅的布置一向很能唬人。从正门进来就看到满眼的鬼神以阴阳浮漏的方式雕满内墙和房柱,穹顶和横梁绘以各色神兽。桌椅大面积使用沉香木和黑檀,均雕以面目狰狞的鬼怪。主座处放了一张长背方椅,主体以翡翠雕成,透绿的椅身在四腿处沉淀渐变成暗红色,全椅边缘均镶以白银。椅背咆哮着四爪银龙,左右扶手银制饕餮魍魉呼啸而出,椅脚处则把四圣兽踩得稳稳当当。

        无论来多少次,白灵都觉得这种布置诡异古怪又奢侈。

        约莫半个时辰,茶换过三盏,藤茜染才一脸不爽的从后厅出来,走到翡翠椅上斜坐着,一脸“有屁快放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白灵虽然喜欢撩拨这个麻烦的主,但是现下看他这种脸色,最近又听闻慕鸳鸳向圣上讨了出塞的活,大略也能猜到那么一两分,也就不敢再这该断头的点子上找麻烦,从怀里掏出一枚金色名帖扬手一扔。

       藤茜染一手接住,也不看,只等他说。

       白灵也是个醒目人:“皇上让我给你引荐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藤茜染嗤笑一声:“这种事也劳烦得你白门主?”

       “因为如果不是我来的话你肯定听完就得把人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端木红染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滚。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果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你先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回去告诉李懿,谁都可以,就是这个人不行。”不给机会白灵再行劝说,藤茜染果断的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 对于这人大逆不道的直呼皇帝名讳这种事白灵早就见惯不怪,为了完成任务,干脆直捣黄龙:“最初推荐人是怜妃,而且叮嘱你不伦愿不愿意都得收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!”无法接受不合常理的事实,藤茜染一激动,手里的名帖还未打开就已烧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 “额,皇上确实是这么说的。具体我不清楚,无机处那边还有事要处理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城门失火,白灵在殃及池鱼之前抓紧时间逃走。按藤茜染的性格绝对会立刻跑去找皇上,这下连复命都省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天吟殿

       李懿喜欢在寝殿办公,御书房早就纳入了寝殿的范围,所以藤茜染来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单手撑着太阳穴,皱着眉批奏折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以来李懿都是“丰神俊朗,器宇轩昂”的具象化存在。比藤茜染高出一个头的精壮身材,斧削刀凿的面部线条,抬眼拂袖间睥睨天下的气度,比起藤茜染魅惑纤细得不像话的样子,显然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李凌甫!”美男图再怎么赏心悦目也抵不过藤茜染此时心头的怒气,疾步走到黄玉镶金雕龙案前居高临下地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    李懿搁下手中的笔,抬头看他,叹了口气道:“小染,虽然我很喜欢你叫我的表字,但若是去掉姓,然后不要这么剑拔弩张的我会更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 对着藤茜染,李懿从来不用“朕”自称。从昨日天黑起就开始批阅奏折到现在,此时李懿纯属强打精神。但藤茜染明显不愿搭理他,自顾自的开始撒泼。

       “端木红染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?我以为白灵已经跟你说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姐姐的意思又是怎么回事?”藤茜染死咬不放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染,”李懿稍微坐直了点,凝视着藤茜染,眼里有彻夜劳累熬出的红血丝,好一会儿,才薄唇一启,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 藤茜染最是受不了他这种语气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确实是玑泠的意思,”李懿收回凝视的眼,伸手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,“西北大旱,南面洪涝,边境又有蛮子闹事,往年不曾遇过的事,今年全扎堆来了。流年不利,倒有多少人等着看我行差踏错,玑泠这一遭,不过以她之力为我搭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要拉拢端木家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,牵制。”李懿拿起早已凉掉的茶刚想入口,却被藤茜染伸手夺了,回头命人呈上热牛乳,于是只好接着说:“如今朝中的势力分布如你所见划成两派,唯有端木家以其百年根基始终独善其身,不为我或凌羲所用。然而话虽如此,难免他们一朝倒戈,利剑不能为我所以,即便不毁,也要将其藏入鞘中。如今端木家年老一代大多已退归园田,只有端木甯这老头子仍在朝为相,但纵观他们家的青壮一代……那些人,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    自先皇时起,朝中势力便分为两派,一派拥护当朝天子李懿凌甫,另一派则推重御亲王李胤凌羲。尽管当年李胤败于夺位之战,这种相峙抗衡的局面却始终没能打破,朝中任何一丁点势力,对于双方来说,都是能置对方于死地的利器。

        而在这场夺权游戏中,扮演着举足轻重角色的一大家族,便是历经五朝的当朝第一外姓大族端木家。这个家族一方面得了先皇授意不得插手两人的夺权之争,一方面为了保全自身利益,轻易不肯伸手协助任何一方。就是这么一枚棋子,毁不得,用不得,唯一的方法,唯有封住其七筋八脉。

       端木家是藤家外戚,在藤家已经摆明态度力助李懿到底的时候,端木家本不该再与其再有诸多往来。但是藤茉怜幼时曾在端木家二爷处学习诗文礼乐,当年端木家差点遭遇灭族之祸时又伸手拉过一把,如今她开口,即使不能违背先皇遗旨为李懿提供帮助,但自缚双手以安君心之事,还是推脱不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 看李懿不紧不慢的喝着牛乳,藤茜染撇撇嘴,又道:“按你的说法,是要将端木家目前能造反的势力分散各部以断其联系,缚其手足,那为何偏偏要把端木红染扔我这来?”

        李懿终于喝完那盅牛乳,又含了盐水漱口,擦净嘴角道:“端木红染是端木甯嫡子,带着一群堂表兄弟将他端木家的辖区治得井井有条,繁荣可比都城。此人的能力,你应该比我更为明白。放在朝中任何地方,我都不放心,唯有交给你了。”末了又加了一句,“玑泠倒是挺同意这个方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藤茜染越听眉皱得越紧,偏偏冲着他最后一句,又不能怎样。但他和端木红染的恩怨并非三言两语能够说清,不情不愿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   见他动摇,李懿趁热打铁,起身走到他身后,将人轻轻揽入怀中,下巴搁在他头顶上,鼻腔里嗅满了姜花的味道。“听话,应承了去,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 藤茜染窝在他胸口,耳中随着低沉嗓音微微震动,刚待开口,李懿又说:“此人到了你那,一切你便照着你的规矩来,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,只是别玩坏了,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 藤茜染想了半晌,哼的一声挣脱他的怀抱,恨恨地便往殿外去了。李懿愣了下,却晓得这是成功了。

       揉了揉眉心,正待回到案前继续工作,却见贴身伺候的璇玑领了几许的宫人在隔间外禀到:“皇上,藤大人吩咐给您传膳。”

        李懿这才省到原来早已过了午膳时间。他工作起来一向不知时辰,底下人也不敢轻易打扰,误了用膳时间是常有的事,于是只淡淡道:“呈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干宫人鱼贯而入,将一道道冒着热气的菜肴整齐地码放在一旁的八仙桌上。璇玑行至案前垂首:“皇上,让奴婢伺候您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李懿批着奏折,头也不抬:“先搁着吧,朕晚些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皇上,”璇玑一揖首,又道:“藤大人说了,让您赶紧用了膳便歇着去,这么个累法,若是病倒了,他定然不来看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 闻言,李懿手中的笔一顿,接着无奈地把笔一放笑出声:“真是……算了,传膳吧。”

 

——待续—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